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辨析  下载本文

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辨析

《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规定:“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者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在时效期间内或者时效期间届满后,被认定为负有责任的人向第三人提起追偿请求的,时效期间为九十日,自追偿请求人解决原赔偿请求之日起或者收到受理对其本人提 起诉讼的法院的起诉状副本之日起计算。

有关航次租船合同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二年,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诉讼时效是在海事实践中遇到问题最多的领域之一,最高人民法院曾经两次就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和沿海运输合同的诉讼时效发布司法解释,但是在实践中,还是众说纷纭,没有统一的观点。笔者对这个问题有一些属于自己的观点,利用本书的平台,敞开思想,与读者讨论这个问题。

笔者将国际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与国内沿海货物运输合同分开讨论如下:

(一)国际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诉讼时效

1、本条关于“托运人”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的规定,源于海牙规则第三条6项。该项规定:“除非从货物交付之日或应交付之日起一年内提出诉讼,承运人和船舶在任何情况下都免除对灭失或损坏所负的一切责任。”

从海牙规则的这一规定不难看出,仅仅就“货物灭失或损坏”对承运人或船舶起诉的时效是一年。

2、遗憾的是,在海事实践中,人们经常将一年的诉讼时效理解为托运人向承运人提出的所有诉讼请求,都适用一年的诉讼时效。其实则不然,这种观点的主要错误如下:

(1)既然本条关于一年诉讼时效的规定源于海牙规则,就应当严格遵守海牙规则的立法本意,而不应该无限延伸理解。

(2)如果将海上货物运输中托运人向承运人主张任何与海上货物运输相关权利的时效都归于一年,那就会产生与航次租船合同显失公平的立法

原则。例如,对于承运人迟延交付的赔偿请求,在航次租船合同项下的诉讼时效是两年,而在班轮运输中则是一年。

2、本条一款并没有规定承运人向托运人提起诉讼的时效期间究竟有多长。应当视为《海商法》对其没有规定,本应适用《民法通则》关于两年的普通时效即可,但是最高人民法院一个司法解释,将承运人向托运人主张权利的时效期间回归到一年。 (1)该司法解释附录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承运人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托运人、收货人或提单持有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的批复 颁布日期 1997.08.05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鲁法经(1996)74号《关于赔偿请求权时效期间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承运人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托运人、收货人或提单持有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在有关法律未予以规定前,比照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此复

(2)该司法解释认为“在有关法律未予以规定前,比照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

其实“在有关法律未予以规定前”一语没有尊重事实。因为《民法通则》早已有了普通时效为两年的规定,而且《民法通则》关于时效的规定对《海商法》特别时效以外的其它时效有着法定的拘束力。

(3)该司法解释虽然没有提及本条第一款关于一年诉讼时效的具体含义,但是依体系解释的方法,完全可以看出最高人民法院也将本条第一款关于一年的诉讼时效理解为托运人向承运人提出的所有诉讼请求都是一年的诉讼时效,而非仅局限于货物的灭失或损坏。

3、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本条一款关于一年的诉讼时效,仅能适用于货物的灭失或损坏,而不应将其适用范围无限扩大,甚至超过了海牙规则的范围。如果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观点,将班轮运输与航次租船相比较,就会出现很多显失公平的现象。例如,航次租船合同的货物灭失或损坏适用两年的诉讼时效,而班轮运输中发生的货物灭失或损坏,则适用一年的诉讼时效;再如,班轮运输中船舶不适航适用一年的诉讼时效,而航次租船的船舶不适航则适用两年的诉讼时效。如此类推,不胜枚举。因此,只有将一年的诉讼时效局限在货物的灭失或损坏,才能够将班轮

运输和航次租船两种合同所适用的诉讼时效统一起来,使得法律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在这两者之间趋于公平的状态。 (二)沿海货物运输的诉讼时效(包括江河货物运输)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确定沿海、内河货物运输赔偿请求权时效期间问题的批复

该批复于2001年5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1176次会议通过,以法释[2001]18号发布。该批复全文如下: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浙高法[2000]267号《关于沿海、内河货物运输赔偿请求权诉讼时效期间如何计算的请示》收悉。 经研究,答复如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精神,结合审判实践,托运人、收货人就沿海、内河货物运输合同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或者承运人就沿海、内河货物运输向托运人、收货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者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

2、由于上述司法解释的发布,沿海和内河货物运输已经适用了十几年的两年诉讼时效,顷刻间变更为一年。这个司法解释的主要错误在于适用法律的错误,从而导致关于一年诉讼时效适用的彻底错误。

1992年1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以法发(1992)37号文发布了关于学习宣传和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的通知,该通知共六条,其主要内容是要求海事法院及其上诉审法院抓紧时间学习海商法。其中最重要的是第五条,该条规定:“在沿海运输过程中发生的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件和在内河运输过程中发生的海事案件,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法》等有关法律、法规。 3、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在1992年发布的关于法律适用的通知,我们可以看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沿海和内河货物运输的诉讼时效的司法解释在法律适用方面出现了差错。即不应当在其司法解释中,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精神作为其关于沿海和内河运输诉讼时效的司法解释根据,而应当以《民法通则》作为该司法解释的根据。

4、在最高人民法院出版的书籍中,也认为本条规定不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之间的海上货物运输。 这个观点更进一步证明在确定沿海、内河货物运输赔偿请求权诉讼时效期间的问题上,不能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而应当适用《民法通则》

的普通时效。

(三)债权人向第三人追偿的请求权时效

本条第一款还规定,在时效期间内或者时效期间届满后,被认定为负有责任的人向第三人提起追偿请求的,时效期间为九十日,自追偿请求人解决原赔偿请

求之日起或者收到受理对其本人提起诉讼的法院的起诉状副本之日起计算。

1、追偿的主体是债权人(即前一个诉讼中的债务人),追偿之诉的债务人是第三人,但本条没有界定债权人和第三人的范围。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上保险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没有发布以前,可以将保险人赔付被保险人以后,取得代为求偿权而向第三人追偿的诉讼,适用于本条关于90天的诉讼时效。但是由于这个关于保险的司法解释,将保险人代位求偿的法律关系划归于被保险人与第三人的法律关系,这就导致保险人不再另外享有对第三人的诉讼时效,而是与被保险人适用同一个诉讼时效。此时保险人就不再另外享有一个90天的诉讼时效,而只能享有与被保险人重叠的同一个90天的诉讼时效。 2、九十天诉讼时效一般适用于下列情况:

(1)例如,在班轮运输情况下,港口经营人是接受承运人的委托,从事船舶装卸作业的,所以此时的港口经营人处于受托人的法律地位。如果在装卸作业过程中,由于港口经营人的过失,造成货物的灭失或损坏,托运人因为与承运人有运输合同关系,所以依据运输合同向承运人提起损害赔偿之诉。承运人在赔偿了托运人以后,依据自己与港口经营人的委托合同,再向港口经营人提起追偿之诉适用九十天的诉讼时效。 本条规定九十日的时效期间,自追偿请求人解决原赔偿请求之日起计算。是指上述案例的承运人在赔付托运人的当日,既解决原赔偿请求之日起计算九十日。而不论解决原赔偿请求之日处于一年的时效期间之内,还是一年的时效期间以后。因为法院对原赔偿请求的判决时间很可能会超过一年的诉讼时效。

(2)在承运人或者实际承运人已经向货方承担了赔偿责任以后,相互追偿时也适用本条关于关于九十天的诉讼时效。

(3)有许多人认为,九十天的追偿时效期间不仅能适用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产生的债权债务,也可以适用于船舶碰撞、救助、保险和共同海损等对负有责任的第三人的追偿之诉。但笔者认为用体系解释的方法,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九十天的追偿时效出现在规范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条款中,因此其只能调整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相关的诉讼,例如,

班轮运输、航次租船运输和国际多式联运等合同纠纷,而不能任意扩展适用于船舶碰撞等侵权纠纷。

(四)关于九十天时效期间的起算日问题

关于“自追偿请求人解决原赔偿请求之日起或者收到受理对其本人提起诉讼的法院的起诉状副本之日起计算”一语,笔者查阅了许多海商法专著,都没有解释这句话的含义。经过细心的研究,得出如下结论: 1、“自追偿请求人解决原赔偿请求之日起”是指负有责任的人已经实际赔偿了债权人当日,就起算其向负有连带责任或者其他责任的第三人追偿的时效期间。而且无论赔偿之日发生在原赔偿时效期间内或者时效期间届满后;

2、最大的问题就是第二个起算时间。由于句子冗长,而且在语法上有些桀屈聱牙,所以先从语法上分析其含义。

(1)“或者收到受理对其本人提起诉讼的法院的起诉状副本之日起计算”一句话的主语是与“或者”前半句共用一个主语,即“追偿请求人”,谓语是“收到”,宾语是“起诉状副本”。可以肯定,在本句中“追偿请求人”所收到的“起诉状副本”肯定不是追偿之诉,而是原赔偿之诉;

(2)如果追偿请求人的追偿时效从其收到原赔偿之诉的起诉状副本就开始计算九十天的时效期间,那么就与第一个关于“自追偿请求人解决原赔偿请求之日起”发生了逻辑上和时间上的矛盾,因为这就会出现两个不同的计算九十天的方法。即第一个时间是“自追偿请求人解决原赔偿请求之日起”;第二个时间则是追偿请求人在收到原赔偿之诉的起诉状副本就开始计算了。如果原赔偿之诉审理六个月,追偿请求人在还没有审结原赔偿之诉的期间内,就已经丧失了追偿时效。

(3)如果追偿请求人在收到原赔偿之诉的起诉状后九十天内匆忙提起追偿之诉,会因为原赔偿之诉还没有审结,所以在追偿之诉中没有明确的诉讼标的。依据中国民诉法关于诉必须有明确的诉讼请求的法律规定,海事法院不会支持这种没有诉讼请求的诉。

(4)根据上述分析,笔者认为在修改《海商法》时,应当用“原赔偿请求之诉的判决书”一词替换“起诉状副本”。替换词语的结果是,或者收到受理对其本人提起原赔偿请求之诉的法院的判决书之日起计算。只有这样替换词语,本条两个关于九十天时效期间的起算日才可能趋同,既没有逻辑矛盾,也没有错位感。

(五)九十天追偿时效的法源及应用问题 1、九十天追偿时效的法源

《汉堡公约》第二十条五项的后半句,对九十天的追偿时效作了两个原